JRaketa

You are my raketa.

【Rakidric】所谓华彩

1.
足球,和平年代的战争。
Luka以前是不知道这句话的,当他还在伊兹酒店里踢着刚刚捡来的矿泉水瓶时,他并不知道这不过是从一种战争到另一种战争的过渡,是从伊兹酒店远方传来的枪响到绿茵场上22人全力拼杀的过渡。而不管是哪种战争,身材瘦小的Luka都没有什么优势。
 
Luka真正踢上皮球,是在入住伊兹酒店难民营半年以后。
随着克罗地亚独立战争的白热化,伊兹酒店接收的战争难民逐渐增多,里面的孩子也多了起来,其中一个还带来了宝贝——一个破皮球,于是那孩子立刻成为了整个酒店的孩子头。Luka马上和他搞好了关系。
当Luka一心想讨什么人喜欢时,谁都很难抵抗。
其实Luka以前也有一个宝贝的皮球,比这个新很多。那是老Luka给他买的,不过在老Luka被枪决,他们匆忙出逃以后,那个皮球遗失在逃亡的路上,也不知道会便宜了谁。
 
他们在酒店走廊和停车场的空地上追逐着那个沾满尘土的黑白精灵,大人这种时候一般都不在——男人们要出去打仗,女人们忙着打理那狭窄的房间——他们就像除了马鞍的小马驹,谁都没法阻止他们撒欢。
那是在模糊的黑白记忆里存在的快乐,父母对内战的绝口不提和皮球分担的注意力让Luka其实没有怎么感受到战争的存在。伊兹酒店像一个伊甸园,隔绝了外面的炮火和冷枪。
 
专访的记者看着现在名满天下的中场大师Luka Modrić脸上平淡的表情,无言地收起话筒。
他们微笑道别。记者感觉到,这不是Luka第一次说自己的童年经历,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他从不介意这些,那些对于他来说甚至不算什么勋章。因此他随便媒体任意煽情任意解读,因为事实本就如此。
“战火中催生出的克罗地亚足球——克罗地亚狂想曲的开端”。
2.
Ivan Rakitić现在还记得2007年那一天,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伯乐Slaven Bilić和克罗地亚足协主席来到了巴塞尔俱乐部看他踢球,在此之前他是瑞士国青队成员。
Ivan Rakitić是个生活在瑞士的克罗地亚裔,不过比起克罗地亚人,他觉得自己更像个彻彻底底的瑞士人。一个叫Ivan Rakitić的瑞士人?有点滑稽,但他就是这么认为的。
在电视里,Ivan见过他从未到访过的故土——巴尔干地区战争的记录和影像。随即这个世界很快就让他迷茫了,看完的那天晚上他躺在床上想:现实生活中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那些炮火轰隆和瑞士的蓝天白云仿佛是平行空间,那些孩子和他也远远不在一个国度。
他下床翻出了98年父亲给他们兄弟俩买的格子球衣,当年他爱的发狂,恨不得有十件让自己每天都穿着。可是自从加入瑞士国家队以后,他再没穿过了。
 
后来的事情人们都知道了,被难以形容的冲动慑住的Ivan Rakitić,拒绝了瑞士国家队,拨通了Slaven Bilić的电话。
他做出了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好在他从不曾后悔。
 
2008年,他和克罗地亚的黄金二代们一起走上了欧洲杯赛场,然后他和另外一个名叫Luka Modrić的22岁男孩,为自己的年轻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3.
这些年,从野蛮的波黑联赛到白鹿巷,再从白鹿巷到伯纳乌,从伯纳乌的“最烂引援”到铁打的首发,Luka Modrić的成功之路难以复制。与此同时,在克罗地亚国家队,他也揽尽万千光华,成为所有目光聚焦之处。
但是Luka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他害怕头顶上那把随时坠落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08年欧洲杯,当他的点球带着克罗地亚的命运偏出球门,那把巨大的死亡之剑就悬在了他头上。这是Luka一个掩饰很好的心魔,毕竟08年以后,他再也没有什么大赛时罚点球的机会,因此没人能看出他的怯意——除了和他一起经历过那场噩梦的Ivan。
这些年他和Ivan既是对手又是朋友。当大家以为西班牙国家德比不会影响他们的友谊时,他们在赛前打着官腔,提起对方时态度冷淡。然后媒体又认为他们会不遗余力地对付彼此,但其实不是这样,Luka盯防的目标一直是对方的头牌,那个灵活的阿根廷人。这并不是说Luka没把Ivan放在眼里,这一切只不过是战术需求。
但Ivan自己承认,Luka要比他更加强大。他的视野,组织,技术,防守,抢断,让Ivan在见识过自家俱乐部的中场大师们以后还是叹为观止。他知道Luka有些惧怕点球——很多人都害怕这玩意儿,就连最伟大的Lionel Messi也不例外——他其实也有过相同的感受,球门那么近却那么小,十二码外的门将显得如此可怖,被迫承担所有目光的自己大脑空白。
 
因此当皮球稳稳地被小舒梅切尔抱进怀里时,Ivan立刻看向Luka,发现克罗地亚的队长此刻面容苍白,仿佛被十年来阴魂不散的命运扼住了喉咙。
Luka在加时赛的唯一一个点球射失,克罗地亚被迫进入点球大战。
明黄色的小舒梅切尔像个恶魔,克罗地亚的罚球手们此刻都有这样的感受。Ivan看着又一次站上罚球点的Luka,有窒息的感觉层层漫上。
他知道,这个球绝不能失,否则他能想象到克罗地亚队长从此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永远的点球魔咒,永远害怕点球,永远被钉在耻辱柱。Ivan牢牢地看着黑色球衣背后的10号,那个世界上最好的10号(这种时候他终于忘掉了那个平日里每天吹捧的阿根廷人),他们克罗地亚的旗帜和队长。
他穿过南斯拉夫的漫天烽火和10年前的痛彻心扉,来到了这个叫做诺夫哥罗德的古老城市,Ivan Rakitić以自己红白的灵魂为誓,Luka Modrić值得世界上所有的胜利。
一贯温和的克罗地亚队长站在罚球点前,电视镜头里给的特写平平无奇——和他的俱乐部队友Cristiano Ronaldo在对西班牙罚最后一个任意球时那个带着强烈宿命感的眼神不同,Luka的眼神看不出什么,就像瑞士雪山旁边最常见的那种光滑如镜,波澜不惊的湖水,简单地映出眼前的皮球和小舒梅切尔。
紧接着他冲上前,还是简单的起脚——他射了中路,然后球进了。
 
最后一个站上罚球点的是Ivan Rakitić,这次换成了Luka看着他的背影。他记得10年前Ivan背后的号码就是这个简单的7号,笔画简单一弯一折,一笔顺下去掠起的风凉的像伊比利亚半岛早春的冷雨。此时此刻这个号码的主人掌握着所有克罗地亚人的命运,也霸占了他全部的思绪。
Ivan很在意的发型早已凌乱的不成样子,被汗打湿黏在他的额头上,他下意识地捋了捋头发,向后退去。
助跑,打门——球进了!
10年前唯二射失点球的两个少年,终于得到了被自己原谅的机会。
 
赛后Ivan把Luka整个抱了起来,鉴于Luka实在太过娇小,这一抱就显得着实触目惊心。
但Luka没有介意,因为他只觉得俄罗斯的风从未如此快乐。
 
4.
谁也没有想到,曾经难以企及的梦回98居然近在咫尺,克罗地亚老男孩们在职业生涯最后的巅峰时期,打破了自己曾经的最好记录。
在Luka Modrić和Ivan Rakitić的带领下,这支在本届世界杯只穿过一次红白格子球衣的克罗地亚超越了由达沃苏克和博班创下的季军成绩,挺进决赛。
对阵英格兰的半决赛,Luka明显流露出体能不足的信号——对于一个年近33岁的球员而言,3场加时赛未免太过残忍。同理,Ivan那天下午甚至发着39°的高烧,但他那一场完成了奔跑距离十四公里的壮举。
赛后Ivan兴奋地脱掉球衣——与平常只脱上衣不同,这次他连球裤也脱掉了——加入了球队的疯狂庆祝。他甚至这样光着去和英格兰主教练索斯盖特拥抱。
克罗地亚队长觉得这足够荒谬,一个发烧到39°的人居然把自己最后的精力放在闹腾上,估计回到酒店他就会立刻瘫倒。
但是赛后摘下队长袖标的Luka没说什么,因为他自己也被幸福包围了。三天后的决赛是场硬仗,不过现在谁要关心呢。
 
足球比赛,就是八个人抬钢琴,三个人弹钢琴的运动。

对于克罗地亚而言,当08黄金二代最后仅剩的两位老男孩Luka Modrić和Ivan Rakitić在场上奏起乐章,属于他们的狂想曲才刚到华彩。

评论
热度(7)

© JRake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