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aketa

You are my raketa.

【Reus中心】Heja BVB

*为了4.1的国家德比而突然想写

*夹带豆腐丝私货

*文笔烂不打tag写着玩

*12-13的横真好啊,虽然我是个美凌格(哭了


“通往胜利的路上总是充满荆棘的。”哲人说。

今年29岁的马尔科·罗伊斯对这句话深以为然,虽然他并不知道这句话究竟是哪个哲人说的。而马尔科目前也没有什么一定要趟过荆棘丛林的野心。

他挠了挠脸,没为这句在脑海中突然冒出来的话继续展开联想。

现在三月底,Dortmund的温度还很低。马尔科捂紧了自己的领口,把后面的帽子拉起来。派克大衣帽檐有一圈厚厚的绒毛,密集地堆在他的脸侧,显得人更加单薄。

他站在威斯特法伦球场里,脚下草皮的湿度和软度都早已烂熟于心。自从伤愈复出以后他的状态一直不错,在助攻和进球方面都有亮眼的表现。只是斯托格尔似乎还没有真正做好接手大黄蜂的准备,几次联赛的过程都很有些惊险。

相比之下图赫尔虽然对球员和球迷都很冷淡,但能够带领一个伤兵满营以及更衣室气氛并不算好的Dortmund拿下去年德国杯的冠军,也算是用一手不太好的牌打出了一个足够好的结果。

可惜他还是离开了。

在想图赫尔的马尔科被突然抱住了。这个拥抱来的太过猝不及防,以至于他差点因为没站稳而摔倒在地上。来人眼疾手快地又把他往怀里摁了摁,以此卸掉他往前跌倒的力道。

“马里奥!”马尔科的声音里明显有了恼火的情绪。

“抱歉抱歉。”格策放开他,接着笑嘻嘻地摸了摸后脑勺。

格策长了一张比较年轻的脸,今天他的心情似乎非常不错,恶作剧之后眼睛都笑得眯起来了,比起知名球星更加像个大学男孩。

马尔科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也有点想笑。于是他对格策提出了邀请。

“一起去训练室吧。”

 

威斯特法伦,一座由玻璃幕墙环绕,举办过1974年世界杯的欧洲第一恐怖主场。

在这里,南看台的球迷们倾注了所有热情。

大大的横幅展开,黄黑色的海面上,黄底黑字的‘Danke Reus‘是如此醒目。他们队副马尔科·罗伊斯的名字此刻在这座声名远扬的球场里震耳欲聋。

马尔科此刻出乎意料的冷静,他朝南看台挥了挥手,露出自己独特的微笑。

这个场景在2015年出现过一次。那时候Dortmund面临降级危机,合约到期的马尔科几乎养活了欧洲所有体育媒体,他的转会意向从皇马巴萨再到拜仁慕尼黑,几乎是个球队都会传出有意购买他的新闻。

球迷们经过了前面格策和莱万多夫斯基的离队,也对这个局面做好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他们想看他们的队副究竟会选择哪支豪门,来弥补那个夏天与欧洲之巅擦肩而过的遗憾。

就这样等到夏季转会窗的尾声,然后他们等来了队副的续约合同。

 

其实马尔科并不是没有想过更多的荣誉,他也认真比较过想要他的这几支球队。西班牙太过遥远了,还有对他而言难以攻克的语言关,他没有考虑太久。而拜仁慕尼黑,这个德甲霸主的邀请,却让他真真切切地心动了。

没有语言问题,更多荣誉唾手可得。以及,马里奥和罗伯特在那里。

他看着穿上红蓝球衣的马里奥和罗伯特,如此意气风发。他们是真的相信自己会在那个球队获得属于球员的更高荣耀。

马尔科想象了一下自己穿着红蓝球衣站在罗伯特身边的样子,那感觉估计很棒。他们还能一起进更多的球,能一起获得德甲冠军,能一起闯入欧冠,就像12-13赛季那样。

12-13赛季。马尔科突然感到心脏一阵绞痛,这痛楚就像14年马里奥刚走后他又得知了罗伯特的转会消息时的感受。真是糟糕透顶,他捂着心脏跪在地上,一瞬间感到空气的抽离,窒息令他大脑充血,眼泪迅速漫上眼眶。

该死,马尔科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回到了13年的安联球场。他又看到了自己跪在球门前,当着全世界的面哭的一塌糊涂的懦弱模样。

然后罗伯特走过来安慰他。他说明年大黄蜂还会卷土再来,因为他们还足够年轻。

对,那个时候马尔科还相信明年会再来一次。

 

那都是很遥远的事情了。现在马尔科觉得Dortmund很好,给他的待遇不错,作为队副他也备受拥戴,况且这还是他的家乡,交往了两年的女朋友也在这里。除了驾照比较难考以外,没有任何缺点。

更何况马里奥在2016年就回来了,虽然回来的不太光彩,但也足够马尔科高兴好一阵子了。

对于Dortmund留不住主力的问题他早已经习惯,克洛普辞职时他哭了,胡梅尔斯去往慕尼黑时他有些伤感,到皮埃尔(奥巴梅杨)决心去英超时他已经没有太大的感觉,只是目送他离开了威斯特法伦。

于是在2018年3月10日,他再一次签下了续约的合同,这一次直到2023年。

他觉得自己会在这里终老。他的孩子以后也会从小就穿上黄黑色的球衣,在房间里堆满小蜜蜂Emma的玩具,进入Dortmund青训营,最后登上威斯特法伦球场。

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孩子,但他预感到自己会在这个俱乐部中一年年的呆下去。唯一感觉不太好的就是他们总要面对拜仁慕尼黑,那个有着一半当年Dortmund血统的球队。这让人感觉不适,但又无法避免。

那个叫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的波兰人早已成为了全欧洲炙手可热的顶级中锋,他穿着那件红蓝球衣在安联球场面对狼堡时九分钟内进了五球,创下了令人瞠目结舌的记录。

马尔科知道莱万一向很擅长把握进球机会,比如在最疯狂那年的欧冠半决赛,波兰人凭借一个大四喜淘汰了拥有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和卡卡的皇家马德里。对了,那场比赛马尔科也给出了两个助攻。

马尔科脑袋有点痛,他觉得自己过了这几年,本来已经对欧冠没什么想法了。不知道今天怎么会一次又一次的想12-13年的事情。包括白衣骑士们和穆里尼奥灰败的脸色,场边蹦起来的克洛普,高兴得无法控制表情的马里奥,狂揉他背的胡梅尔斯,还有自己和罗伯特抱在一起庆祝的时候被一群人摁倒在地的愚蠢样子。都还是挺清楚。

很大力地扯了下头发,马尔科决定明天早点到训练场。毕竟4月1日他们又要对上难缠的拜仁了,还有现在比自己厉害得多的罗伯特。

 

“你别跳那么高。“

“我心情好,为什么不能跳那么高?“

“希望你还记得等会要踢的是世界杯,你可不要在第一场小组赛就把自己弄伤了。“

马尔科的嘴唇抿起来,斜瞟了格策一眼,压低声音:“马里奥,你那张嘴为什么总是说不出好听的话?“

格策毫不畏惧地瞟回去:“我可不想今年合影时手里还要拿一件21号球衣。“

马尔科张嘴想说什么,后脑勺却冷不丁的被拍了两下。这两下拍的可不轻。拍他脑袋的厄齐尔听完了他俩的谈话,瞪着大眼睛认真地说:“格策说的有道理,马尔科。“

马尔科捂着后脑勺,带着恶意地伸出手狠狠揉了把厄齐尔的头发。

厄齐尔的表情变了——马尔科预感,他马上就会联合马里奥一起对自己进行报复。他已经做好了反击的准备。

只不过勒夫打断了两边可能要发展的战争。德国队的主教练今天西装革履,打扮的格外正式。他挥手把他们都叫到面前,发表了简短的战前动员。

马尔科听着这些他听了几百遍的动员,已经神游天外。他这还是第一次踏上世界杯的赛场。

29岁的世界杯新人。

“去吧,拿下第一场胜利。“

他们从球员走廊鱼贯而出,和对手一一击掌,没多说什么,只是各自奔向了自己的位置。

“嘟——“

“世界杯F组第一场比赛现在正式开始!我们看到……“

马尔科听不见解说说了什么,他只是开始奔跑。

在日光下,他的背影格外单薄。

 

 

 

 

 


评论
热度(8)

© JRake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