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aketa

You are my raketa.

【妖猫传/空白】无题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瞎写些什么,就是看完妖猫传疯狂迷恋染谷将太的空海小和尚www可是没有粮只好割自己难吃的腿肉

还有带噶不觉得妖猫传就是一部影视版《长恨歌》诗词鉴赏么!!!

永远不知道起什么题目那就无题叭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空海读罢,揖手一礼,“白居易,果然是千载难逢的绝顶诗人。”

书生打扮的人看着空海作揖,表情平静,嘴角却是止不住的上扬:“是吗?那你觉得我这诗和李白的相比,如何?”

空海闻言抬起头来,含笑看了无法无天无情无义的绝顶诗人一眼。那书生被他这样笑着一瞥,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立刻败下阵来:“我是写不出‘云想衣裳花相容’这样的句子,可是……”说着书生的脸因为情绪激动而涨红,“我觉得我的长恨歌也不逊于他,只不过是风格不同罢了!我……”

“我也没说你的长恨歌不如李白啊。”

“欸?那……”

“相反,我觉得你写的非常好。“

“……”明显没反应过来,书生脸上一片茫然。

“只是没想到,无法无天无情无义的白左使,对自己的心血之作,居然如此没有自信。”看着那个小和尚在揶揄了自己后忍俊不禁地掩面转身而行,白乐天愣了一晌,才匆匆忙忙地追赶上前。

“你也觉得我写的很好罢,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得意之作!你等等我!”

 

暮色四合,两人站在长安的桥上,天边一轮金乌西沉,火烧云给重重楼宇都镀上了一层金色,水中也洒落了那碎金,随着波浪起起伏伏。

白乐天看了眼身边的空海,小和尚低眉敛目,嘴角含着熟悉的洞察一切的笑意,在身后满目金光中竟初初有了些宝相庄严的模样,和遇见时可谓是大不相同了。

“你什么时候回倭国?”

“下月初五。这个月底我再去同惠果大师告别。感谢他授予我大日密法。”

空海和尚转过身来,看着突然沉默了的书生,笑着说:“临别之际,小僧不才,有一物想赠与吾友。”他从自己的僧袖中掏出了一卷字画,书生接过展开,里面所题竟是自己的《长恨歌》。

“这……我竟看不出这是哪位大师的墨宝……这个笔锋,竟是未曾见过。”白乐天初看只觉惊艳,越看却越难分辨,该帖字体潇洒轻灵,自成一派,起居郎阅尽大内书籍,却从未见过此人笔迹。

小和尚挂着那种有些狡猾又有些睿智的笑容,不疾不徐地说:“你当然认不出来,这是我的。”

“这是你的?!”白乐天给吓的不轻,一个小和尚,竟然已经有了如此深厚的书法造诣。同时心里又升起几分敬佩,自己堂堂一个正儿八经进士郎,笔墨却是被这小和尚比了下去,可见他在书法上下的功夫之深。

“喜欢吗?喜欢就收起来吧。”空海看到了白乐天眼底的震惊,莞尔,“这没什么厉害的,我朋友橘逸势字写的比我不差,作诗水平更是一流。大家都认为他是当世难得之才,可他却说长安遍地都是他这样才华的人。我本来不信,结果来了以后才知道,光是一个白居易,一首《长恨歌》就可流芳千古,在长安居然只能做个起居郎。”

白乐天佯怒:“我是为了写《长恨歌》才留在宫里当起居郎的!我可是进士出身。”

夕阳西下,远远一行雁过,城中小桥上,一书生,一沙弥,正相视抚掌而笑,好不快活。

 

春风又绿江南岸的时节,空海坐上了回乡的船。

“你还会回来吗?”白衣书生站在水边,踟蹰良久,还是问出了这一句。

空海微笑着答他:“我不知道。”

在青龙寺的学习密法的最后三个月,惠果大师的身体已经一日比一日衰败。空海有时候看着缠绵病榻的惠果,会想起最后化作白鹤飞走的白龙。

也许,白鹤少年,少一人而不能存。

临走之前,空海作为密宗第八代阿阉梨从惠果那里接受了普照金刚的称号,惠果寂后,由他传承密宗衣钵,并奉唐宪宗之命撰写碑文。

他在长安待了三年,并不算久,但看过的和经历过的,却让他迅速地充实起来。现在的空海隐隐已有了大师气象,不再是刚来时那个一派天真的小沙门。

可是他这个朋友白居易,却仍然是一腔赤子之心。空海其实没有告诉过白居易,他一直很相信《长恨歌》会青史留名,还有无法无天无情无义的白居易,也将作为一个伟大的诗人,名垂千古。

折柳赠故人,依依惜别离。在一派醉人暖风中,岸边垂柳轻扬,空海站在船头,双手合十,向他这辈子不是唯一却最深刻的好友,深深颔首。

 

途中船在海上遇到风浪,剧烈颠簸之中,空海却不再像来时那般惊慌失措,他只是想起了那个抱着孩子满溢着母爱的伟大女性和那场纷繁富丽的极乐之宴,还有那首注定会青史留名的《长恨歌》,神色恬淡安宁。

一个半月后,船只安全抵达日本。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评论
热度(5)

© JRake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