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aketa

You are my raketa.

Rain after Summer

毫无文力,只是突然怀旧……

听同名bgm有感,羽肿—Rain after Summer


       路明非很久没有发过呆了。

       自从他成为S级探员之后,他就忙的没有时间发呆。每天层层叠叠的执行部任务压得他喘不过气,学生会的事务伊莎贝尔会帮他处理,但是有时候还是要去一些躲不掉的会议上露一两面。

       他穿着Armani的西装,拥有了前老大凯撒·加图索留下的派头十足的蕾丝白裙少女团,还是卡塞尔学院唯一的S级血统拥有者,要是不考虑他只剩四分之一的生命这点,成功人士这个标签可以毫不犹豫的盖在他身上了。

       他很久没像一个衰仔一样,猫起来幻想一个属于他的世界,也很久没打星际争霸了。

 

       今天比较少见的是他的假期。伊莎贝尔依旧尽职的在学生会处理事务,执行部也诡异的安静如鸡。可能是世界各地的混血种约好了要让我们鞠躬尽瘁的Ricardo·M·Lu会长好好休息一天于是都不搞事,也有可能是执行部的混账们良心发现打算放弃一天让S级探员当免费苦力的权利。路明非坐在食堂里啃着他已经啃了三年的猪肘子,想着以前的饭友芬格尔正远在古巴实践他以前在南美女孩大腿上卷雪茄的梦想,不由得有点寂寞。

       他其实不太需要假期,因为他没有什么事是放假可以做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多啃几份猪肘子。这么想着,他又去多打了一份。

       吃着吃着,窗外忽然下起了雨来。

      卡塞尔学院作为一个被很多人以为是野鸡学校的贵族学府,食堂还是很豪华的。至少左边那面够大的落地窗能让路明非看到此刻的雨景。

       天黑的很快,乌云很快就压了过来。带着雨丝特有的腥味,风刮进了食堂。有雷声隆隆在天边炸响,雨突然就大了起来。落地窗很快就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雨幕,视界逐渐狭窄,远方树林的绿影再也看不真切了。

       现在刚好六月出头就下起了这种暴雨,倒是突然有了夏天的感觉。路明非啃着猪肘子听着雨声,听着听着就想起以前好像什么时候,也经历过这样一场像是夏天来临的骤雨。

 

       日本的天也黑的很快,他们买完衣服钻进出租车的时候就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路明非作为一个很少出门的宅男根本不记得带伞,坐在出租车上如同坐蜡,一脸懵逼。

       倒是旁边那个有点白痴的女孩还维持着买衣服时的兴奋感,看着出租车窗上的雨滴,开心地不知从哪里摸出了小本子,拿着路明非昨天给她买的可爱的萝卜笔在上面写:雨が降った。

      路明非心想姑奶奶你现在倒是开心了,有没有想过我们等会怎么回去啊!

       姑奶奶又翻了一页,告诉路明非她回酒店要吃五目炒饭。

       路明非真是给这个五目炒饭之神跪了,但还是点头拍胸脯说包在我身上。五目炒饭什么的跑个腿就行了,就怕这姑奶奶吃不到炒饭因饥饿而黑化成小怪兽把整个东京都给灭了。到时候在卡塞尔屠龙史课本上Ricardo·M·Lu将沦为毁灭一个城市的千古罪人,原因是他没有买一份五目炒饭。

       路明非的白烂之魂又在内心里蠢蠢欲动,想说些什么,可是小怪兽也听不懂他的那些白烂话,想了想又闭嘴了。小怪兽现在正侧着头看着车窗上的水珠滴落,她穿着路明非刚给她买的露肩白裙,锁骨清晰,脖颈修长,下颌线柔软的隐没在头发里,脸上还是最常见的冷漠表情,因为头发重新染了色,倒是没那么像诺诺了,不过还是很漂亮。

       其实这个女孩也蛮好的,身材一级棒,乖巧听话,而且跟他一样喜欢从天台上眺望城市。

       要是她不是怪物就好了。

 

       路鸣泽安排的出租车的确很给力,冒着大雨也尽快赶到了他们现在住的情侣酒店。路边的积水已经漫到了小腿肚,路明非拎着一大堆购物袋,一脚踩到水里就知道鞋子救不回来,只能加快脚步匆匆跑向酒店。

       而他身后的那个女孩把刚买的小靴子脱了下来,珍惜地抱在怀里,一只手提着裙子,踮着脚下了车。浑浊的雨水拍打在白净的小腿上,她轻盈地跳跃在水中,像一头美丽的白鹿。

      这时候天边的雷声响起,年华已经逝去的出租车司机远远地看着这两个年轻人,一瞬间感觉夏天来了。

      那是一个盛夏。

 

       路明非笑了下,想起那个和他一起度过七天假期的白痴日本姑娘。她其实一点都不像夏天,路明非心目中像夏天的女孩子应该和赤名莉香一样,笑起来像是盛夏的阳光。而那个叫上杉绘梨衣的女孩的笑容稀薄而寒冷,像是雪地里的浮光。可路明非偏偏在这个夏日下雨的午后想起她,想起她像头小鹿一样在雨中翩跹,想起在梅津寺町的山上,她像只猫一样试探着给了他一个拥抱。

       往事是个很烦的东西,你以为它随着时光淡去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它只是蛰伏在你不知道的某个角落,趁着一场时雨就被冲刷出来兴风作浪。路明非已经不会再像一个野兽一样嘶吼着失去理智了,他只是安安静静地吃着猪肘子,一言不发地想着那个女孩。

      世界上你爱的人很少,可是爱你的人也很少。

       这时候路明非反而有点想念出任务的楚子航了,如果师兄在这里,想必很愿意听路明非一边喝的烂醉一边瞎哔哔些乱七八糟的话,说不定还会分享一些自己的心得体会来安慰一下此刻怀念过去的宅男。毕竟有些事情,总会让你后悔到痛不欲生。路明非有,楚子航也有。

       可惜楚子航不在,路明非只能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食堂里。外面下着大雨,而他想着以前做过的一个承诺。

     “我们都是小怪兽,有一天会被正义的奥特曼杀死。”

       是啊我们都是小怪兽,可是小怪兽有小怪兽的好朋友,如果正义的奥特曼要来杀你,我就帮你把正义的奥特曼杀死。

       可是我答应了,却没有做到。

 

      你该拎着那个红色小皮箱站在韩国的海棠树下边吃冰淇淋边等人的。韩国的漂亮女孩很多,你去那里不会突兀。你会生活的很幸福,穿着以前买的露肩白裙子和你最喜欢的白色罗马鞋,带着你最喜欢的和sakura一起拥有的玩偶们,像个公主一样生活着。

       雨停了,路明非站起来把餐盘放在推车里,看了眼远处水洗的绿影,低头走进了阳光中。


评论

© JRaketa | Powered by LOFTER